Wednesday, June 2, 2010

那颗受伤的心


(图片摘自1.6.10星洲日活力副刊星云版)


第一天进班,一个小男孩的身影很快地就引起了我的注意。接下来的每一堂课,他让我见识到一个小孩如何把活泼好动这个形容词发挥得那么淋漓尽致,他很 爱帮忙老师搬书到办公室,但是他很顽皮,擅长把班上引导到最吵闹的学习气氛,兴趣则是挑战老师的忍耐限度。几乎每一天,我都会接到关于他的投诉,投诉他的 恶霸行为诸如欺负同学或借钱不还,甚至常与他人起冲突。


对于这个小男孩,我已竭尽所能软硬兼施了但还是束手无策。之后,我探听了他的背景,对于他的身世背景,我爱莫能助。但对于他的 品性,我能想方设法去改造。


某个放学时间,我让他留下来与我聊天。我边挥动着手中的红笔批阅习作簿,边与他谈天说地。在言谈中,我向他灌输了一些道理。突 然,他对我斯吼了一声为什么要变成乖小孩?变乖有什么用,爸爸妈妈都不疼我!说完那句话后,他的眼眶红了,眼泪直流。


刹那间,我愣住了,他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我的心泛起了阵阵的涟漪,但我故作镇定。在他那强悍的外表下,拥有的是一颗受伤的心, 十岁的小小年级,就要承受被自己的父母抛弃不顾的事实。虽然被觉得同情的婆婆收养了,但是他的心已经破碎了,心中的委屈也许是任何人都不能体谅的,真是让 人觉得心疼啊。我从没想过,他所受到的伤害是那么地深,也许他那成天嘻嘻哈哈与爱吵爱闹的外表就是要用来掩饰心中的伤痕。


他那颗被伤害的弱小心灵并不是两三天所造成的,所以要在短时间内去把它抚平也是极困难的,但我会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用一颗包容 与忍耐的心去看待他的任性,并尽我的微薄力量去感化他的负面行为。


放眼望去屈指一算,班上就有五六位学生是来自破碎家庭的。这社会问题已日益严重了,在从前保守的名风下,有部分夫妻虽是奉父母 之命盲婚的,但都不见得有多少个离婚的例子,现在的人虽然都是自由选择伴侣的,但却有不少人都把婚姻当儿戏。


看看这群拥有天真无邪的外表但却内心孤单的顽皮小孩,我晓得我的责任并不只是灌输知识,我盼望着修补心灵贩卖机的出现,我想要 买一罐万能胶水,把他们那颗有裂痕的心再次黏起来。


(刊登于1.6.10星洲日活力副刊星云版)

4 comments:

三吉 said...

加油呢。。我身边有很多老师朋友。。
下次你有回家乡, 可以和他们一起分享教学经验哦。。

Yimino said...

哈哈,回家乡?
三吉,我没有被调到不是家乡的地方执教。

Yien said...

好喜欢这篇文章!

疯无形 said...

~~
唉。。
是啊。。
我这里也有很多问题家庭的小孩。。
他们如此可爱,
为什么父母舍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