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3, 2011

对不起,老师。


新学期,班上来了一个转校生,皮肤黝黑,瘦弱的身子中隐藏着一股十岁男孩不常流露出的稳定神态,但眼神中带着一丝迷茫与忐忑,以一副忧郁男孩的姿态,眼神瞧着地板地站在我面前。在班上介绍了这位新同学后,我轻拍他的肩膀给予鼓励,希望藉以舒缓他的不安并嘱咐班上的同学要好好与他相处并给予适当的协助。

隔天上课时,我留意到这新生男孩似乎已不怕生了,忙着跟左邻右舍“交流”,即使老师在黑板前教书,他依然故我,直至老师面带微笑地盯着他猛看,他才肯罢休。第三天,有同学跟我投诉,“老师,他很吵叻!”“老师,他越来越坏,第一天都不敢讲话,第三天就变成这样!”“老师,他一直讲笑话,害我不能专心!”“老师,他上课不专心,一直学刘谦变魔术,可是变的魔术都很烂”。。。。。。终于,我晓得这男孩虽然个子不大,但确实“来头不小”,才转校几天,就能把班上的秩序搞得一团糟。


之后,教了他三个星期,他只带过三堂课的书本来学校,按时交过两次功课,听写的分数永远徘徊在鸡蛋边缘。我晓得他的资质不差,只是不肯专心学习,回家后又不肯温习做功课。我特地安排他坐在班上老师桌子的旁边,他竟然“通知”我,跟我说:“老师,我以前在旧的学校也是坐特别位的。”某一次无意间的交谈中,新生男孩告诉了我关于他的“威风史”。他说:“老师,我以前放学后常常被罚留堂做功课的叻。”“是噢,你每天迟放学也没关系吗?”“没关系啦,反正我放学回家后,也是没人管我的。”

日复一日,男孩的学习情况还是没有太大的改变。我的耐心快被他耗尽了,发了简讯通知她的母亲这男孩的学习状况,希望能有所改善。
几个小时后,我收到了一封简讯。。。。。。

“对不起,老师。我也不知道要怎样才好。我去做工,他放学回家。我回到家,他已经睡觉了,我每次打电话问他有做功课吗?他说有,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很抱歉。”

顿时,心里头觉得一阵心酸,孩子不做功课,但向老师道歉的人却是妈妈。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个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不成材,但有时却心有余力而不足。为了养家糊口,为了现实生活,而没时间管教自己的孩子。但是,这些天天为生活忙碌的父母,是否又有想过,即使有一天,就算拥有了再多的财富,但却永远失去了能陪伴孩子一起学习的机会。孩子们的人生阅历中将少了一页与父母一起分享学习过程的画面啊!

父母要养儿育女不容易,为了让孩子们拥有更好的物质生活,不禁早出晚归。但,其实,天底下所有的小孩也一样,他们也时刻渴望在学习道路上有父母的相伴,有他们温馨的鼓励。这很简单,但。。。。。。有时却不易达成。


(刊登于12.4.11 副刊星云版)

1 comment:

三吉 said...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希望老师们的一篇真心, 会让他们有所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