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3, 2013

快,向前衝!

小時候依稀記得媽媽刷牙的速度很快,手握牙刷用力晃動的速度讓我的眼珠子也滴溜溜地跟著轉。妈妈做家務的速度很快,偶爾做些縫紉的工作速度更快,吃飯的速度也是驚人地快。也許深受母親影響,急性子的自己我吃飯時总会咀嚼得很快。學校假期到外婆家小住时才發現原來阿姨們吃飯的速度更快,耳濡目染之下,吃飯的速度更是有增無減。

小學做假期功課時,急性子的我常常恨不得在假期的第一天就把整本作業給幹完。記得某年終假期,老師要我們每日不間斷地抄寫作文直至开学,而急性子的我竟有本事在一個下午就抄完十篇作文,結果不消幾天,我就把整個假期需完成的抄寫給完成。現今回想起來,還真有點沾沾自喜想當年的風采

爸爸逛街時走路时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但速度很快,我們幾姐弟常在後頭為了跟上他的步伐而感到上氣不接下氣。所以,我總以為急性子的自己其實走路速度是慢的,但直到與友人逛街時,我們幾姐弟才發現自己的走路速度都堪稱友人之中最快的。也許後天老爸的栽培,讓我練就了走路速度甚快的好身腳

很多人都覺得烹飪很麻煩。但,急性子的我卻總会想盡辦法用最短的速度煮好一家幾口的菜肴。有時,煮了泡麵後,也不考量需不需要趁熱享用的問題,我總会執意地先把煮麵用的炊具馬上清洗乾淨後,才會安心地享用那碗“凉了些许”的麵条,不然,總覺得吃起來不是滋味。

此外,急性子的我總不能理解為何他人能在浴室裡能耗上三五十分鐘的時間洗澡。小時還曾跟妹妹比賽沖涼,兩人在不同的浴室同时計時洗澡。那時的比賽真是名副其實的沖涼,就把全身都涼涼,也不理會身子是否沖洗乾淨。

急性子的自己還有說話速度很快的缺点。小時候,有長輩因我說話的速度快而誇我語言能力強。但漸漸長大後,我才意識到這不關語言能力強弱的問題,而是我的急性子性格在作祟。與他人對話時,我總是要把一件事情快速告知而在不知不覺中把說話速度加快了。直到有天,友人告知我說話的速度快得他聽不明白我在說什麼時,我才意識到是時候檢討並改正自己的說話速度了。

步入少年時,有天看到副刊養生版說到細嚼慢嚥的諸多好處如促進消化,避免進食過量等等時,我才驚覺是時候改掉不利於健康的快嚼習慣了。我開始學習慢食,用牙齒,舌頭和整個嘴細細品嚐食物後,我才確實地體會到食物與唾液充分在嘴裡融合的美味,更用心感受廚師的心血與農人的血汗。

急性子的我總沒有耐性參與長跑項目,當然,短氣的自己體力也不允許。大學参加賽跑時總是选择短跑項目,在比賽時卯足全力向终点衝。但當年紀漸長時,終體會到自己向前衝的體力已大不如前,那股快速沖的勁兒已心有餘而力不足了。也因如此,在公園慢跑的時段讓我懂得細細欣賞周圍的湖光花香景色,身子悄然被微風輕拂的舒爽感覺讓身心靈都得到放鬆,也更珍惜大自然賜予的美好。

在社會工作後,急性子的我總是不自覺地要求自己要盡快把工作完成,不然就會感到渾身不舒服。有時生病了還拖著疲憊的身驅上班,強烈的責任感讓我把醫生開的病假單擱一旁。但一段時日後,我才惊觉无论自己如何與時間賽跑,工作卻還是如骨牌效應般地排山倒海衝著我來。再過不久,我發覺自己的身心時刻都處在緊繃狀態,健康狀況也日益下降。那時,我开始意識到工作固然重要,但身心健康更重要。之後,我開始學習調試自己,盡量在工作與健康間取得平衡,不讓自己太操勞,但又不至於影響工作效率。

以前的我,如能在越短的時間內烹飪好菜餚,越覺得有成就感,但如今,我願意享受多花點時間在廚房裡與炊具打交道。洗澡時,我也善用這段時間讓身心放鬆,好好地享受身子被清水滋潤的舒適。此外,我也一直學習要在工作與休息之間取得平衡,不讓自己被工作壓力束縛而影響日常生活。對於周遭的事務,我也學習放慢腳步,慢慢地欣賞周遭的一切。
當然,我也不是凡事都變成了慢郎中,也會依事情輕重來斟酌,畢竟古人也說過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嘛!


(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星云版 2013.4.15)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