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9, 2014

虫虫大战

只要一步入校园,我美好工作的一天就开始了。这时,我可以听到稚嫩的孩童声向我道早安或帮我从车子裡搬出一叠叠的作业。我的工作环境一大早就围绕著那麽多的小天使,真打从心底觉得这是何等的恩典啊!

人人常为我的工作灌上“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美称。其实,我还另兼书记、保姆、电脑人员、警察、法官、演员、主持人、杂工、清洁督工等等,工作内容还挺“全面化”的。无意中,我还发现可自称为“捉虫大使”。

在课堂上,我除了要把那些不交功课的“懒惰虫”给揪出来之外,还要时时提醒那些做事总是丢三落四的“糊涂虫”别再糊涂了,再不就是要把那些在上课时成为“瞌睡虫”的小娃儿请出来送到厕所去洗把脸。令人称奇的是,我发现捉虫捉久了,捉著,捉著,就会常常看见真的虫了!

话说某日某堂,班上有个男孩从厕所走回课室。一踏入课室时,全班同学都慌张地尖叫起来,一副魂飞魄散的模样。这男孩显然还搞不清楚是怎麽一回事,只见坐在前排座位的女孩双手掩著脸,低声说道:“你的肩上有一隻螳螂!”我觉得这只螳螂身材高大,四肢修长,淡绿色的身子傲立在这位穿著白校衣的男孩肩上,把男孩衬托得更神气啊!当我还在专注地欣赏这一幕时,突然被一道高分贝的惊吓声惊醒了。

这男孩发现自己肩上多了一隻昆虫后,不但没觉得自己变帅,反而歇斯底里地尖叫和失控地在课室裡跑了好几圈。他越跑,就越显示出那只螳螂有多稳健地固定在肩上。不管我在身后如何唤他不要再跑,他就是停不下来。全班同学一起惊讶地双手掩著嘴看著这一出闹剧。最后,我索性不追也不喊,而是默默地站在某个角落,待那男孩失控地从我前头跑过,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轻柔地伸手,这隻手无寸铁的螳螂只好束手就擒。

怎知,那位男孩继续在跑,当他镇定下来的时候,脸上还挂了两行被风吹干的泪痕。我慢条斯理地把螳螂抓到篱笆旁的盆栽上放生。再次步进课室时,同学不约而同地给我鼓掌,尔后还有一位男孩立正,以一副向我致敬的模样带领全班说道:“让我们再给老师一个热烈的掌声!”这年头怪事特多,不就是只螳螂嘛,却著实让这些小“城市佬”吓得魂飞魄散,也因此让我莫名其妙地成了英雄。

我压根儿没想过又在另一课堂上出现以下的情景。有学生突然惊呼:“老师,小恩的椅子下全是小虫!”我走近座位定晴一看,书包的某个收纳袋陆续冒出一隻隻的白色蛆虫,因地心引力,就直接往地板掉。躺在地上的蛆虫们也不甘寂寞,它们不间断地扭动著细长的白身躯清晰可见。这画面多麽地令人浑身发麻。

但,我再怎麽不自在,也要在全班孩童面前强装镇定,还要顾及小恩的心灵。她一定被吓坏了,而且还要忍受同学异样的眼光,必定难受极了!查明原因后,原来是小恩把吃剩的甜甜圈留在书包的间隔袋,又忘了拿出来。几天后,就造就了这一批蛆虫。看著这情景,我这“捉虫大使”遇到事业上的瓶颈了,因此案在太棘手,不知要从何捉起。我吩咐学生把地上的蛆虫清扫乾淨,回家后必定要把书包清洗一番。之后,我就抓紧机会借此教育全班孩子,腐烂的食物可是苍蝇宝宝(卵)最好的家,当苍蝇在这儿产卵后,就会变成白白的蛆虫哦!

回想起来,我捉虫的经历可是从“懒惰虫”,“瞌睡虫”,“糊涂虫”演变到捉大螳螂和小蛆虫。虽然我所捉的虫,体积越来越小,却也越来越非同凡响。感谢这些小天使们常常带给我的惊喜,抑或惊吓,你们让我的生活充满趣味与挑战,且在繁琐交替中,时刻都没忘了有种天然调味剂叫做“可爱的童真”。你们可是特意派来守护我的小天使啊!

(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星云版 2014.5.2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