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9, 2014

我的床底-时空隧道

孩提时代,每逢假期,我们都会随父母回公公家小住几天。那时候的我们可是十足的“城市佬”,对乡村裡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总不忘善用时间到处发掘各种玩意儿。

至今,依然记得那时的公公家有两层楼高,是用木板搭建而成的。楼上的阁楼俨然成了我们的游戏天堂。閒暇时,我们总爱窝在楼上探索每个角落,不时东翻翻,西捣捣,好奇地上掀下撬每一寸隐蔽之处,当然也包括床底啦!

年幼的我们总觉得这用木板搭盖的简单阁楼可是浑然天成的极妙游乐场,比起那些五颜六色的滑梯、跷跷板还要好玩得多,小孩们的需求在那个较朴实的年代真的就只是那麽简单。
楼上阁楼的其中一个寝室裡摆有一张样式古老的木製双人大床,天花板上繫著的绳索一端连繫著平铺垂直而下的淡绿色蚊帐。我们总喜欢坐在大床上,手上把玩著我们从这阁楼裡搜寻到的“战利品”,围绕著的蚊帐不只免除了我们受到蚊子的干扰,也彷彿让我们多了一层保护的屏幕,让我们沉浸在自得其乐的愉悦感中,彷彿与外界隔绝。

当我们趴在地上往床底探去时,总会见到裡头乌漆麻黑一片,还夹杂著一股霉味儿。如果伸手往裡头搜刮一番,必会弄得自身灰头土脸的,双手沾满尘埃。但我们毫不在乎,不时往裡头“拉”出一箱箱的“宝物”。我们总是不厌其烦地“研究”这些不属于我们年代的物品。

我们从这些物品中探出了爸爸与其兄弟姐妹们在童年,少年抑或青年时所留下的足迹,甚至闻到了他们年少轻狂时的独有韵味。那个时候的我与妹妹,读著一本本不属于我们年代的畅销漫画如《娇滴滴》,《十三点》,《老夫子》,《儿童乐园》,各种神话故事等等,丝毫不觉得彆扭,反而觉得正中下怀。也许不同年代的孩子们都渴望拥有相似的梦想童年。

此外,我们还从床底找到了早已绝版的明星日曆海报,已淘汰使用的公共电话卡,陈旧的黑白或色彩偏暗红色的照片等。从这些海报或照片中,我们看见了何谓是流行一时的“喇叭裤”,花俏的花衬衫,风姿绰约的复古迷你裙,“猫王髮型”,高高的刘海,髮带加歪马尾等。那时的我们也有机会浏览曾经畅销但早已在市面上绝迹的杂志如《新潮》和岑凯伦系列的小说等。这床底仿佛无底洞,不管怎麽搜,我们都觉得它堪比浩瀚的大海。长大后的我才晓得那只不过是某个年代的人们曾经路过的痕迹,虽看似无痕,却是珍贵无比的足迹挥洒。

数年前,公公一家人已迁居,而那栋拥有阁楼的废弃木屋也在一场火灾中化为乌有。我年幼时的那床底已消失了,虽然想念,但再也回不去,也摸不著了。但,至今,我的记忆中还是拥有一个让我穿越时空隧道,回到上一代的床底时空机,陪伴了我无数的童年时光。

(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星云版 2014.9.18)

No comments: